目前分類:小說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寫在《殘海輓歌》之後

一口氣把這篇故事全貼上來了^^;;

不然哪天我懶人病發作,完全忘了更新也是很有可能的事ORZ

還有就是有想要寫新稿的衝動了,只不過這次的目的比較不良=.=

友人Y看完這篇稿後,第一個感言是:這對兄弟很有男男風的潛力耶!

我:......

有嗎?真的有男男風的潛力嗎!!!這分明是"寫者無心,看者有意"的最佳寫照啊~(不要打我XD)

不過說真的,能讓人有這樣的聯想,其實暗爽在心頭XDDDDD(逃)

最近再度為了竹宮惠子老師的《地球へ...》改編成動畫而熱血沸騰,雖然很想窩在SC君家中把整部動畫看完,但是最近發生太多意外狀況,而且還要去找出那套疑似很有可能已經失蹤的漫畫原作,只好按捺住這期待興奮的心情,先將該做完的事情處理好,才能好好地觀賞這部作品(畢竟是部很悲慘的故事......)

等我找到跟看完動畫後,再來跟大家分享心得吧^^

romeifea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終章

  「然後呢?然後呢?」

  「什麼然後?」伏昭轉過身瞪那個在沙發上看稿的人,「你很吵你知道嗎?」

  「沒辦法,我的頭被關在那種暗無天日的地方這麼久,都沒跟上實際發生的過程,只能看文字說明很可憐耶!」沙發上的男人肩膀縮一縮,「伏昭,我的好姐妹,妳用講的比較快啦!」

  「你要我講什麼啊?」

  「那些神女啊!為什麼都沒寫到她們?」他不滿地輕拍紙本。「還有,妳怎麼都不交代一下你們的背景啊?我真搞不懂那些人類是怎麼相信你們的。」

  「反正冬河有辦法讓他們信任就夠啦!至於那些神女,她們被龍女操控的時候是沒有意識的人偶,你要我寫什麼?你的腦袋不是跟她們關在一起的嗎?連這點都沒看出來?」

  伏昭沒好氣地站起身,替自己倒杯水。「你呢?你不是應該也有故事該告訴我?」

  「嗄?」他呆了呆,「有嗎?」

romeifea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六章


  在遠古時代,人類誕生之後,地球又蘊育出其他擁有不同能力的種族。

  他們居住在和人類不同的空間,卻又可以和人類一起生活。有些族群跟人類往來密切,教人類如何使用力量,結果獲得人類的尊崇,將他們稱之為神。

  但並不是每個族群都和人類能夠密切往來。因為人類太過複雜,容易產生無數的黑暗,導致靈魂純淨的族群無法和人類相處。

  這些靈魂純淨、無法沾染黑暗的族群便居住在自己的空間當中,不與人類往來。

  人類靈魂所製造出來的黑暗,不但會反撲人類自己,更會傷害地球,夾雜著被惡意扭曲的語言,同時破壞各族所住的空間。

romeifea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五章

  「說話!」急切的女聲聽起來有些熟悉。為什麼不說話?」

  黑暗的空間沉寂許久。

  「說話!」女聲再度厲聲大喊。

  「我很累……」低沉渾厚的男性嗓音響起,聽起來疲倦且虛軟。

  「誰教你要硬闖我設下的結界!」女聲聽起來怒極,字字嚴厲強硬。

  「我沒硬闖……算了,我懶得跟妳解釋。」男音隔了很久才出聲,說得很慢,有點中氣不足。

  剛開始的時候,佳欣還覺得有點迷惘,搞不清楚現在的狀況。

  但是聽到後來,她領悟到自己竟然做到跟上個禮拜相同的夢。

  這是怎麼回事?上禮拜可以說是驚嚇過度所以做夢,那現在呢?

romeifea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個星期後,她聽到玉婷突然死亡的消息。

  雖然劉家放出來的消息是不知名的猝死,但是婉真知道玉婷的死並非劉家所說的那麼簡單。

  她很清楚,玉婷當時是鼓起多大的勇氣,把這件事情跟她說,並且將這個重責大任託付給她。

  然後她半信半疑地,上網搜索伏曦的部落格。

  伏曦的部落格並不好找,她用「伏曦」這兩個字作關鍵字,搜尋引擎跑出一大堆的連結資料,包含遠古三皇的故事來源,線上遊戲或單機遊戲的人物名稱,或是一些人愛用的暱稱或假名,五花八門林林總總,讓她看得頭昏眼花,最後是靠「伏昭」這個名字才搜尋到伏曦的部落格。

romeifea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三章

  大約在一個星期過後,當劉昭龍幾乎快把上星期才發生的人頭案列為無解案件的時候,小警局又接獲報案。

  他匆匆地率領人員抵達現場,這次臉色慘白的遊客比上次要多,就連顏維國的臉色,也比上次還要難看。

  他垂著臉,不讓視線特意留在顏維國臉上太久,吵雜如菜市場的人聲讓他的注意力跟著轉移,這才慢半拍地發現眾人神色慘澹的原因。

  劉昭龍看見醫護人員正忙著把傷患搬上救護車。

  也就是說,這回的事件,出現了傷患。

  指揮現場並分派工作給同事後,他跟顏維國還有其他同事一起轉奔向醫院。

  當他們抵達急診室的時候,急診醫生前來傳達傷患已經在車上死亡的消息。

  劉昭龍一邊聽著部下的簡報,一面用手機撥打電話交代事情,同時示意大夥跟上,一群人往停屍間移動。

  「請你們先有個心理準備,屍體……的狀況不是很好……」急診室的醫生說的時候,整個人畏懼地縮了縮。

romeifea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第三回(下)

  顏維國,海水浴場的負責人兼營運者,今年四十三歲,大學畢業後就繼承家業,成為第五代經營者。

  因為打小就在家裡幫忙,對於家族事業的管理並不陌生。他在二十八歲的時候娶了大學時期的女朋友楊婉真為妻,婉真的個性文靜,又肯陪他窩在這個鄉下村落生活,自然是理想的妻子人選。

  婚後兩人育有一子一女,女兒在十歲的時候被迎入龍女廟,當作下一個神女繼承人撫養長大。

  面對此事,顏維國早有心理準備,但是到了分離的時刻,內心還是非常痛苦。妻子因為不瞭解這個傳統,為了這件事情和他冷戰許久,讓他又憂又懼。

  最後,妻子不知怎麼想通了,夫妻倆又和好如初。

  像是約定好一般,兩人都不約而同地避開避孕的相關話題,但是妻子始終未曾再受孕。

  「我好想念我的女兒啊……」記憶中,母親似乎曾經這樣喃喃自語過,祖母則會默默地握著母親的手。

  對了,他的妹妹也被送入龍女廟,據說能力最強的白荻就是他的妹妹。

  但是,他能對著白荻叫妹妹嗎?

  不能的,送入龍女廟的神女們,一旦被龍女賜名之後,白荻就跟顏家沒有任何關係,別說是相認,就連死後也不葬在顏家祖墳。

  顏家之所以能夠擁有這樣富裕自在的生活,也是因為龍女和白荻的庇祐,父親總是不斷地低語:夠了,這樣就夠了,別想太多,別說太多,就這樣生活下去吧!

  到現在他都還會想起小時候和妹妹生活的種種,那個小小的、軟軟的奶香,會笑會叫,老愛跟在他後頭的可愛妹妹,小學還沒有畢業,就被龍女帶走,變成現在疏離冷漠的白荻。

  他還記得,當時年幼的自己,抗爭得多麼激烈,卻在前來迎接的神女面前,呆呆傻傻的說不出半句話來。

  那個據說是他姑姑的神女,用跟白荻一樣的冷淡面孔問:「吵吵鬧鬧的,就不怕龍女發怒毀了顏家嗎?你不怕會遭到『天罰』讓顏家絕後嗎?」

  「天罰」。是龍女用來懲罰惡人的恐怖手段,受罰的人聽說死狀悽慘恐怖,有一回聽說某戶人家受到天罰,他抱著又害怕又興奮的心情偷跑去看,看完之後回來大病一場。

  那場面,不僅恐怖,而且血腥異常,難怪大家那麼害怕「天罰」。只消看過一回,任誰也不敢激怒龍女。

  承祐村的孩子只要一聽到「天罰」,都會乖乖地聽爸媽的話,不敢惡作劇作怪。

  所以,當白荻來接女兒的時候,他什麼也沒說,給哭個不停的女兒最後一個擁抱後,就將那軟綿綿的小手,交到白荻手裡。

  「請好好照顧我的女兒……」他軟弱地低語懇求。「請別責怪我的妻子未能出席……她太傷心了……」

romeifea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第二回(中)

  佳欣比約定的時間提早五分鐘到達目的地。

  小小的冰品店坐了八分滿,她四處張望了下。

  沒看到雙雙跟以惠,她決定先進去佔位置,順便先吹點舒爽的冷氣。

  「佳欣,來吃冰呀?」冰店老闆娘是個身材圓潤的婦人,她的個性爽朗大方,冰品的配料又多又好吃,不管是大人小孩都喜歡來她這邊吃冰。

  眼尖的她看到佳欣踏入店門口,立刻熱情地打招呼,手裡頭還忙著把客人要的餡料放進碗裡。

  「對啊,以惠跟雙雙等等也要過來,梁媽媽,我可以先在裡面等嗎?」

  被喚作梁媽媽的老闆娘看了看店內,「好啊,自己找位置坐,梁媽媽最近學人家弄當季水果冰品,妳看看要吃什麼先跟梁媽媽講,我的水果都是現切的,比人家外面那些用罐頭的要新鮮喔。」

  「水果冰喔?梁媽媽好厲害,這樣我都不知道怎麼選了啦!」佳欣佯作苦惱地接過點菜單,上面列了許多種類的冰品。

  梁媽媽笑開了嘴,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不過櫃檯那邊來了好幾個指名外帶的客人,只好閉上嘴巴忙著過去招呼了。

  佳欣才剛找到位置坐下,以惠就出現了。

  「梁媽媽好。」以惠朝氣篷勃地跟老闆娘打招呼,視線繞過店內一圈,看到佳欣後綻出笑容走向她,「我還以為我第一個到呢!」

  「來得剛好,一起看要吃什麼冰吧!梁媽媽說這回新增了當季水果冰,如果要吃的話得等一會兒,因為水果是現切的。」佳欣笑著把點菜單遞給她。

  「雙雙還沒來啊?」以惠接過點菜單,看了看後決定嘗試當季水果冰,用鉛筆勾選幾種愛吃的水果後,將點菜單交還給佳欣。

  「是啊!最想吃冰的人是她,結果竟然最晚到。」佳欣笑笑,「妳怎麼看起來這麼沒精神啊?」

  一聽到這個問題,以惠的笑臉垮了下來。

  「我睡得好累。」

  「啥?」佳欣聽得一頭霧水。

  「就……整個晚上都在作夢……起來後全身痠痛。」她抱怨著,「感覺很不舒服。」

  佳欣愣了下,「這種事偶爾會發生吧?」

  「會嗎?我第一次耶……」以惠不解地看著她。

  「說到作夢……我昨天做了一個怪夢。」

  「要不要等雙雙來再一起講?啊……她來了。」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雙雙臉頰泛紅,聲調微喘,看樣子是用跑的過來。

  「別這麼趕啊!冰又不會長腳跑掉。」佳欣把點菜單交給她。

  「我怕我來晚了,妳們又偷偷聊了什麼有趣的八卦不跟我說。」雙雙接過點菜單,拉過椅子坐下來。

  「是差點要說了。」以惠點點頭,斜眼瞥向佳欣。

  「就是說啊!我們還特別等妳來才要開始說呢!竟然說我們藏私不告訴妳。」佳欣和以惠互看一眼,擺出無奈的表情。

  「別這樣子嘛~~有什麼好玩的嗎?」雙雙央求地雙手合十。

  「沒什麼好玩的事,倒是我昨天作了個怪夢。」

  「怪夢?」雙雙偏著頭,表情不解。

  「先說妳自己。昨晚睡得好不好?」佳欣關心地問。

  「嗯!我很久沒睡得這麼舒服,起床以後整個人神清氣爽。」雙雙開心地綻出笑顏,「想不到反而是妳跟以惠沒睡好。」

  「就是說啊!睡得腰酸背痛,真累人!」以惠雙手拖著下巴,故作委屈地噘起嘴。「佳欣,說說妳昨晚做啥怪夢?」

  佳欣把昨夜的夢境描述一遍。以惠跟雙雙本來是抱著好奇的心情在傾聽,聽到後來,雙雙露出擔憂的神情。

  在她們所不知道的某個黑暗角落,突然出現兩個小光點,隨即又熄滅。

romeifea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第一回(上)

  睜開眼,一夜無夢。

  雙雙心底對龍女的神力更加地敬畏幾分。

  從有記憶以來,她的膽子就小,稍有什麼風吹草動都能讓她連續作上好幾天的惡夢,所以每天醒來,全身肌肉都會痠痛不已,有睡覺跟沒睡覺沒什麼差別。

  她忘了在哪裡看到的,說人在睡眠中作夢的話,身體沒有辦法得到充分的休息。

  她覺得自己正在應證這種說法。

  父母曾經帶她去龍女廟,祈求龍女撫慰她容易受到驚嚇的靈魂。然而龍女什麼也沒說,負責傳達龍女意思的神女告訴她的父母,說這是天生的,龍女也無能為力。只能讓她偶爾獲得幾夜的好眠,卻無法改變她這容易膽怯的性情。

  讓神女施完法,跟隨父母走在長長的迴廊上的時候,她聽到了細微的笑聲。

  細細地,若有似無地飄在空氣中,聽在耳朵裡,麻麻癢癢的,不是很舒服。

  她四處張望,卻怎麼也找不到聲音的來源。

  「怎麼了?」母親看著東張西望的女兒,「好好走路,頭不要亂轉,這樣很沒規矩。」

  「可是……我聽到有人在笑……」她仍在尋覓著。

  「有嗎?」母親側頭傾聽一會,「沒有啊,哪有什麼聲音。」

  她再次細聽,那個若有似無的聲音不見了。

  是幻聽嗎?小小的心靈有些困惑。

  母親拉著她的手,語氣帶著誘哄:「走吧,再不走爸爸不管我們了喔。」

  雙雙的注意力馬上從那奇怪的聲音移開,和母親一起追上父親的腳步。

  記得當時的自己很快就把這件事情忘掉,為什麼現在會突然想起來呢?

  抱著膝蓋想了好一會兒,雙雙不曉得怎麼會突然想起那麼久遠的事情。難道是太久沒去龍女廟,昨天才去了廟裡一回,過去的記憶就這樣浮現心頭?

  舒服地伸個懶腰,雙雙決定不要太在意這種小事。

  難得的好眠讓她神清氣爽,把時間浪費在發呆的話,恐怕會被佳欣跟以惠唸到臭頭吧!

  對了,不知道她們昨晚睡得好不好,尤其是佳欣。

  雙雙決定等會兒打電話去關心一下。

romeifea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殘海輓歌》第一章第二回(下)

  因為事件接連發生的關係,在海水中出沒的人頭接連嚇壞不少遊客,那個男人臭著臉,叫後面的人聯絡警察。


  佳欣到這時候才注意到男人的長相。


  男子的臉型端正,約莫四十出頭的年紀。臉上戴著無框的眼鏡,看起來斯文乾淨,烏溜的短髮梳得整齊發亮。


  她知道他是誰,應該說常來這裡的人都認識他——海水浴場的第五代負責人,顏維國。


  此刻顏維國正焦躁不安地等待警察們的到來。


  而通報警察後的這段期間,受害者陸陸續續增加。為了安全起見,顏維國命人廣播,通知所有的遊客上岸。


  別說是他,連聽聞風聲的遊客們都惶惶不安地等待著,還帶點看八卦的心態遠遠地觀望著。


  海灘上擠滿了人。若是以往,定是遊玩的熱鬧景象,但現在則不是那麼一回事。


  太陽高掛在空中,讓他已是滿身的汗,海風送來迎面熱氣,他卻感到透體冰涼。


  目擊者們瑟縮地聚集在一起,他們沒有交談,只是沉默地看著海。

romeifea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殘海輓歌》

 

    第一章 第一回

 

  夏日炎炎,學子們在經歷過期末考或指定考試後,好動的活動因子再也按捺不住,紛紛往外尋求抒解及刺激的活動,放鬆一下緊繃的心情。

 

  對於承祐村的居民來說,孩子們的最佳活動場所,就是鄰近的海水浴場。

 

  承祐村地理位置靠海,早期家家戶戶幾乎都是捕魚維生。一直到祖先們改變信仰後,村子漸漸繁榮起來,隨著時代變遷,現在有出海捕魚的已經沒幾戶人家。

 

  全村上下約有百來人,村長姓李,住在村頭,是全村少數還在出海捕魚的人家。

 

  海水浴場是村裡的顏家人經營的,在他們細心嚴謹的態度下,海水浴場擁有完善的防護及專業的救難人員,是村民最放心孩子們玩耍的去處。

 

  安全海域用浮球圍起來,遊客只能在浮球所圈起來的範圍內活動。浮球下設置堅韌的漁網預防大型魚類或是水母等海中生物入侵,所以大人們都很安心地讓孩子們到這間海水浴場遊玩。

 

  實際上,村中沒有什麼特別的遊樂設施,夏季才開放的海水浴場可以說是孩子們最大的遊樂場所。

romeifea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殘海輓歌

 

    楔子

 

  『救命……天罰……我不想死!』

  ——發表於 2008-8-6 00:43 只看該作者

 

  『救命……天罰……我不想死!』

  ——發表於 2008-8-6 00:43 只看該作者

 

  『救命……天罰……我不想死!』

  ——發表於 2008-8-6 00:43 只看該作者

 

  『救命……天罰……我不想死!』

  ——發表於 2008-8-6 00:43 只看該作者

 

  『救命……天罰……我不想死!』

  ——發表於 2008-8-6 00:43 只看該作者

romeifea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一篇,本來是為了參加第一屆角川輕小說比賽寫的,不過很遺憾的是,寫完也過了截稿期限了ORZ

後來投了幾家出版社都被退稿,本來想說等下次的機會修稿再來,但是,前陣子翻出來看後,

覺得修搞不如換個故事寫比較好=.=修稿我會修到死吧......又不想讓這篇就這樣不見天日,

所以決定po在部落格中娛樂自己一番XD

篇名是我找友人Yuu幫忙想的,在寫這篇故事的期間她也被我整得很慘,哈!(最近又不小心挖了個坑陷害她掉入凡爾賽玫瑰的中國劇場版地獄中XD)

 

romeifea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