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日文系的某年級生某同學:

  首先,我不認識妳,但是我知道妳認識我,不然不可能叫得出我的全名,佩服之至。

  今天,妳在老師考試的時候,告訴我說妳常常登不上FTP,而且不只妳一位,是很多人。

  我當時的第一個想法,是,妳為什麼不早說?

  FTP無法登入的狀況有很多種,但是發生的時間一定是有段時間了,沒道理只發生在上個星期五到今天,這是有機可循的。而妳,用著"好意"的前提和面孔,來告知我這件事,我非常感謝,但是,我認為沒有需要去追查FTP是否出了問題的必要,因為今天是上課的最後一天,課文的翻譯,尤其是17-18課的翻譯,早在上週三的時候放在FTP上提供同學們下載。

  我相信妳一定是沒有看到檔案,所以妳才會在老師面前解釋說這是好心提醒我,免得期末考的時候同學發生跟妳相同的問題。然,我必須很遺憾地告訴妳,17課跟18課,我是合併成一個檔案放上去的,也就是說今天有拿17課中文翻譯在背書的同學一定有拿到18課,也就是說,我的工作早在上週三的時候就已經交付完成,沒有任何的責任歸屬。假設妳今天是以老師曾說過沒拿到檔案的同學會害我被扣分的這種事情,企圖陷害我被扣分,或是如其他同學所說的妳是遷怒於我故意要讓我情緒不佳考不好,那麼我更想遺憾地告訴妳,妳有很多時間跟機會跟同學索取檔案,再多的理由藉口我相信對老師而言都是沒有意義的,而且我被妳這樣一鬧,仍然是在那位嚴厲的老師手中拿到A。

  和妳的對話當中,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妳具有比我高超的EQ及說話技巧,我是頭一次在眾人面前露出如此不高興的臉色,直接將我的不悅,毫無隱藏地暴露在同學們和老師的目光之下。

  我想,我應該是打斷過好幾次妳在老師面前的辯解,妳認為我不該打斷妳,我是認為妳在企圖抹黑我。

  我沒有為FTP是否真的無法讓妳登入的問題做任何的解釋和辯解,也沒有將所有的問題怪罪在妳所使用的電腦上,而是妳在上課的最後一天,老師都小考了,妳才來告訴我FTP有問題,請問我不該反問妳:為什麼這個時候才說?

  我無法理解當我的工作已經結束之後,妳才來跟我反應說妳登入FTP有問題,那......一開始上課的時候為什麼妳不講?為什麼問題發生的時候妳沒有事先說?難道真的如此巧妙的,這一切的狀況發生在上個禮拜五到今天?而這段時間,妳也完全索取不到檔案嗎?我認為妳應該是二年級以上的同學,論基礎論所學,我不如妳,而妳若是以這個理由來說自己考不好,請問這能怪在我頭上嗎?能怪在FTP無法登入的問題上嗎?

  最讓我不爽的,是妳的種種理由,我都能夠將之駁回!而妳,在去而復返與我爭論的時候,說我罵妳活該?!我相信在場的同學都應該聽得到我倆的爭論,我有沒有說這兩個字,她們比我清楚,我的重點只在問妳,為什麼不早點說?為什麼不跟班代拿檔案?

  妳的答案讓我覺得很荒繆,妳說妳不知道誰是班代,妳說妳跟這個班的同學不熟。

  半年多了,都學期末了,妳竟然告訴我說妳不知道誰是班代!

  我不知道在妳眼中我是什麼樣的人,第一次妳我起爭執,我尚能克制心中的怒火。妳去而復返要求我向老師解釋說因為你無法登入FTP,我如妳的計謀所願,向老師說明你無法登入FTP所以沒拿到檔案,讓妳有機會跟老師說妳因為住在三峽的緣故所以只能來學校列印資料等等理由。但是,那又如何?解釋了你就能及格?解釋了就能當作你星期六日無法背書的理由?解釋了就能讓老師說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所以要扣我的分數?

  關、我、屁、事!

    全站熱搜

    romeifea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