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陵王番外篇-天女林氏

楔子

   「前輩,您真的執意如此?」馬車上,楊堅憂心忡忡地問著眼前的白髮婦人,當今天下未卜先知的天女。 

  唯一僅有的。 

 

  「我意已決,不必再多言。」白髮婦人風韻猶存的臉上雖是寫滿滄桑,卻仍是決定一件事後不反悔的頑固個性。 

 

  「可是……」他見白髮婦人閉眼,頓時住了口。 

 

  雖然和天女只有短短數次面見之緣,但僅僅這幾回連半盞茶都不到的相處時間,他早已看出婦人頑固堅定易怒的個性。而這幾日突如其來的相處機會更讓他堅信自己觀察所得並沒錯,知道再說下去,只會徒惹天女怒顏而已。 

 

  馬車駛至白山村門口,白髮婦人一人緩緩步下馬車。她沒回頭,也能感受到楊堅灼熱的視線:「公子,白山村已經遷村,世上將再無天女。我以生命交換替楊家占卜,因洩漏天機付出一雙眼睛作為代價。如今我已如風中殘燭,能力盡失,已無法再報答楊家當年恩情。公子心繫家國能安居樂業為己任,請務必勤勉自持,明辨是非,方能永保前途明亮。我就以此諫言作為最後回禮,你我就此別過。」 

 

  「前輩……」楊堅欲言又止,到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說出口,只默默地目送她走進白山村村口,而五里霧,不復見。 

 

  他收回視線,嘆口氣,揮了揮手。 

 

  駕車的車伕接到主人的指令,雙手持韁輕叱一聲,訓練有素的馬兒便掉轉過頭,躂躂地往來時路走去。 

 

  白髮婦人任著車輪聲轆轆遠走,不曾回頭。 

 

  楊堅亦然。 

 

  走在熟悉的小徑上,微風緩緩地迎面吹來,風中有草香、花香,就是不再聽見幸福的歡笑聲。 

 

  一個腳步,又一個腳步,過往的人生,竟然一一地重現,被歲月磨練得剛毅凌厲的臉龐線條略柔,已不能視物卻依舊炯炯有神的雙眼蒙上一層迷幻朦朧,思緒跟著飄飛得好遠…… 

 

  「羽蘋……」 

 

  驀地,一聲輕喚,將她從深思中喚醒。 

 

  那聲音,既熟悉又陌生,有多少年,她的名字不再被這樣喚著。 

 

  「羽蘋……我……我回來了……」那聲音有些躊躇,帶著懊悔與痛楚。 

 

  她忍不住笑了,卻也忍不住落下淚。這人啊……「我說過你不必再回來的,白山村人還需要你。」 

 

  「我不能讓妳一個人留在這兒……沒了五里霧,隨時都會有人進來傷害妳!我……就讓我陪著妳吧!」讓我贖罪吧! 

 

  最後的五個字他在胸臆間不停默念著,對著這張雖已老去卻依舊美麗睿智的容顏,他只恨自己回來的太晚,恨自己的無能為力。 

 

  「隨你吧。」她語氣淡淡,依舊背對著這男人,慢慢地往自己熟悉的家走去。

 

  羽蘋啊……多少年,這個被天女威名下隱藏著真名,竟然還能再聽見,教她再度陷入回憶之中……

romeifea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