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陵王外傳:三途河之再續前緣》 

 

眼前,一大片的曼珠沙華隨風搖曳,紅豔豔的一大片,似火燒,又似滔滔長江般滾滾流去的血河。 

這樣的景色看久了,也就不覺得恐怖或是陰森,反倒會感激這片紅豔的存在。因為除了此處的曼珠沙華之外,都是荒蕪黯淡的土黃。就連唯一的水流,也是暗沉混濁,伴隨著痛苦的呻吟,讓人為之揪心。 

而這赤霞般的色彩,奇異地溫暖了心房,讓她想起了,那掌心的溫度。 

「四爺……」菱唇輕輕低聲呼喚,隨風化為一股溫柔的深情,希望能飄向她心心繫念那個人的所在,將她的思念傳達給他。 

再度醒來,是在春風和煦,百花齊綻的仙境裡。 

在清新冷冽的梅花香中,她想起自己本是女媧殿中負責傳達女媧娘娘天意給有緣人的奉旨仙女,為傳達娘娘旨意而下凡間來到白山村,卻因一時貪看村內美景,不小心誤入凡胎,轉世為楊雪舞,承繼天命。 

而高長恭,她的四爺,是玉皇大帝麾下的神將,奉命下凡轉世為北齊皇族蘭陵王高長恭,帶領北朝統一,終止這場亂世。 

也許冥冥中,是天意的安排也說不定。 

她無心插柳柳成蔭,轉世為天女楊雪舞,與高長恭相識、相戀、相知相許,即使只有短短的數年,卻是愛得如此刻骨銘心,連回歸天界之後,這份執著仍緊緊地跟隨著她,想忘也忘不掉…… 

所以,即使已經回歸天界,她還是會偷偷跑回凡間去尋他,為著他強壓的孤寂傷心而心痛,而不捨。 

不要為我如此折磨自己,我說過了,一定要再找一個姑娘照顧你……只是不要比我美、比我聰明、比我賢慧,不要忘了我…… 

但,她的四爺做不到……就如同她當初失去四爺、懷了平安之時,心裡頭唸著的,始終滿滿都是她的四爺…… 

四爺,你是否會像我一樣,回歸天界後,仍然記得這段如此濃烈的愛情嗎?還是轉頭拋開塵緣,忘掉一切? 

然而,事情的發展出乎她的想像。 

四爺沒有回歸天界。他因為命運扭轉,反而造成人間百姓更多的死傷,而被派到陰間三途河河畔受刑,直至罪孽洗清為止。 

這不合理!她的四爺明明為了百姓吃了這麼多苦、這麼多磨難,天帝為何要這樣懲罰他?她也是造成命運錯軌的罪魁禍首之一啊! 

所以她來了,來到這三途河畔。 

不管四爺還記不記得她,是不是還愛著她,她都不在乎。天帝不能如此不公平,她無法忍受只有自己在天界享福,讓四爺在地獄裡受苦! 

要罰就一起罰! 

「雪舞?」就當她在花海中茫茫不知方向時,熟悉的聲音在她背後響起。 

已經聽慣了的嗓音,如同在人間般充滿深情。只是那深情裡,還藏了更多的不確信。 

早在那聲呼喚入耳時,她就忍不住盈滿淚,而一回眸,淚水更是不由自主地滾落下來。 

「四爺……」她哽咽著,男性的氣息裹住她,讓她再也不能控制地緊緊抱著他,貪婪地汲取他的溫暖。 

「雪舞……我好想妳……」長恭激動地擁著她,不敢相信竟然還能再見到日夜思念的人。但沒多久他便從激盪的心情中回過神來,他輕輕推開雪舞,有些貪婪眷戀地看著那熟悉的臉,「妳怎麼會在這裡?」 

「我聽說你被罰了,所以來找你。」雪舞抹去眼淚,深情而堅定地看著他:「我要陪著你一起受罰!」 

「妳瘋了嗎?這地方妳哪能受得住?快回天界!」他大吃一驚,想也不想地把她往天界的通路推。 

「哪怕是你把我休了,我也要默默地陪著你。」她被推得不得已退了幾步,就穩住身形,怎麼也不肯挪動,堅定地說出她曾給過的承諾。 

長恭一愣,內心震駭不已,久久才勉力開口道:「妳……還記得?」 

「我記得一切,不曾忘過,包括我對你的感情。」說到這裡她頓了下,有點不太確定、小小聲地問:「你……不記得了嗎?」 

長恭當機立斷咬緊牙根,狠下心道:「我不記得了。」 

「你騙人!」蛾眉一豎,纖纖食指直伸向前,幾乎要戳到他的鼻子。「你還當我是那個好騙的楊雪舞嗎?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會被貶到這裡受罰,就是因為要代我償罪嗎!你這個大騙子,都當回神將了還是這樣愛騙人,愛一肩承擔所有的錯誤,你真要氣死我了!」 

說到後來忍不住哽咽,好不容易止住的淚水又再度滾滾落下。 

「不是說好了,不要再瞞著我,有什麼事情我們一起承擔……」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不好。」見她氣惱哭泣,長恭真的是手足無措,又心疼又不捨,忙將她擁入懷裡輕聲哄著:「我只是不忍心妳陪著我吃苦。」 

「跟你在一起,不管有多苦我都不怕!」她抬起淚眼,直直地看著長恭的雙眼,「我不想再嘗到分離不得相見的痛苦了,答應我,好嗎?」 

「妳這是……」見到她又要落淚,他連忙告饒:「好好好,我答應妳,我答應妳!」 

她立即破涕微笑,開心地噘起唇,輕輕地碰了下他的唇。 

「妳就是吃定我拿妳沒輒就對了。」他好氣又好笑地嘆口氣,終究還是折服在她的笑靨底下,心底深處柔軟萬分,將這張笑顏細細地珍藏著。「來,我帶妳去看一樣東西。」 

「什麼東西啊?」她好奇地偏著頭看他,兩人的手緊緊地握著。 

長恭但笑不語,神秘的模樣逗得她好奇得一直問。但是她越問,長恭越是不肯回答。 

兩人穿過高達腰際的赤色花海,來到一塊綠地。雪舞只覺得眼前一亮,宛如天上的星辰降落在此,閃耀的純白的光芒。 

「流星毬蘭!」她又驚又喜地蹲下身子撫著翠綠的葉子和嬌嫩的花朵,「你竟然在這裡種流星毬蘭?還種成功了?!」 

「天帝要我渡化在三途河裡受苦的靈魂,多虧妳讓我認識了這花,我總是一邊替他們許願,也替自己許願,等我獲得天帝的原諒之後,希望能和妳,再續前緣。」他也跟著蹲在她身旁,毫不掩飾自己赤裸的情感,眨也不眨地看著她。 

她被看得萬分羞澀,紅著臉,垂著螓首吶吶地道:「說這話也不害臊……我……我這不就來了嘛……」 

「也許,這也是天意呢!」他笑出聲,和她默默對視。 

然後,相擁,再也不願分開。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omeifeather 的頭像
romeifeather

珞玫的異想

romeifeath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